都築

Author:都築
文庫放置處,歡迎關注。

now高喬高,莫橙+興欣中心

10.07一帆生日賀文

全职高手一帆生日,小高飛去H市找他


拉線----


夏季轉會期過了之後,各個戰隊進入了繁忙的秋季。不外乎逐漸膠著的季前賽開打,著實讓各個選手不得不收心回歸比賽上。不過這只是剛開始而已,平均一周一場比賽的壓力強度,對於待在隊裡好些會兒的英傑還算勉強過得去。儘管被微草視為下任王不留行的接班人,沉重的負擔仍然存在著。

"唉。"不造怎地今天的英傑有些憂愁,不過這不是哪來的言情小說男主,只是單純想念了位於H市的好友罷了。

英傑有些落寞地走在回房的走廊上,恰巧被心細的王傑希撞個正著,一下就察覺少年異狀的他不用多問,擦身而過時拍了拍他的肩笑說,"一帆要生日是吧,明天準你放假一天。"
查看更多回應..

另一方面位於H市的一帆,壓根兒忘記了自己的生日。畢竟在微草的時候是最靠近飲水機的選手,就算過了一兩年還是習慣著小透明的生活模式,加上沒什麼和大家一起慶生的習慣,每次都呆笑說出"不辦沒關係的"這種話。

自然地,他全然沒想過任何慶生呀,還是驚喜的想法。能夠在興欣專注在打榮耀比賽他就非常滿足了。

恰巧也就是這點不貪心,看在興欣幾位年長許多的姐姐們眼裡顯得有些不好意思。興欣嘛,剛成立的戰隊沒什麼新吸收的訓練成員,更別提跟一帆年齡相近的,加上青春期的尷尬肯定有很多事情沒法溝通,也甭提老魏、方銳還是葉修能夠給什麼正常的提點,沒被帶壞就挺不錯了。

哪知這時候樓下就這麼傳來吵死人的聲音,通常這時候一帆不大會去管,都是默默地跑去倒了水給樓下的前輩們喝水去。

估摸著又是誰被集火了吧?以前孫翔、肖時欽還有嘉世的老闆都曾來過,不過這麼熱鬧的反應似乎還是頭一次,這樣的狀況還真讓一帆有些在意。是誰呢,一帆想了想,接著拎著水杯下了樓。

照慣例他又拎著水杯緩緩上前,正當他準備開口說著"前輩們請喝水"時,他簡直不敢相信英傑居然來到H市、來到興欣。

這時候包子還正小白地問著英傑的星座呢,而旁邊的姐姐們也只是呵呵笑著不予回應,倒是陳果得知他和隊裡的一帆是好友,也不忘作為主人想款待他。至於其他幾位男性(特別是老魏),自然是不可能對非美女的英傑產生任何的興趣。

"啊,你就是那個木恩?"包子問,"我還記得之前在網遊擋了老大打BOSS!是敵人!"
"那個……"
叼著菸眼尖的葉修自然發覺了小喬的尷尬,他說:
"包子別胡說,他是來找一帆的。"
"哦,老大說得算!飛來找他,你也挺兄弟呀!"
然而,英傑只能無所適從地苦笑應對。

"好了,大家各自練習去,速度點,一帆早上練習已經做完了,就帶小高晃晃沒關係。"
當然葉修的意思不只是出自於善意,還包括了二樓的各種機密是不能讓外人隨意進出的,這節骨眼下自然是兩人到H市晃晃,或者早點回小喬的房間歇息。

"那先到我房間放東西吧?"
"好呀。"
他倆肩併著肩走著,原本在抵達之前英傑還有許多話想說,可真親眼見到一帆,什麼話都哽著出不來了。

他瞥眼瞅著一帆幾眼,貌似幾個月不見又長高了些,因為成長期抽高,也有規律的生活作息讓模樣顯得結實許多。事實上方才想過要問過得還好嗎?這般稀鬆平常的問候語,都顯得不太重要。他看得出至少一帆在興欣過得很好。

一帆過得好,他就覺得一切都挺好的,英傑真心這麼認為。

路程不遠,只是位於網吧外附近的一個社區,沒一會兒就進了社區,入了租的樓層還有小喬的房間。租處現在沒人在呢,沒有打遊戲鍵盤啪擦啪擦敲響,還有鼠標咖搭咖搭的聲音。不造怎麼,人生地不熟的英傑有些緊張。

"英傑你先坐,電腦隨意碰,我等會就好。"
"喔。"
沒管他要去哪兒還是做什麼,英傑倒是挺安分地沒給一帆亂碰電腦的資料,只是呆呆地坐在位子上發愣。倒是呆累了他還是忍不住用眼睛亂瞄打量著好友的住處。

挺乾淨的,並不比微草來得差,看來那個美女老闆待一帆也算不錯。早在得知一帆跑去興欣的時候,英傑便擔心著他會不會吃了悶虧,還是簽了不合理的合約,但這樣看下來這裡確實適合對方。
英傑的心情逐漸從容,接著拽著頭望向了右手方向,沒想到看見一帆正把有些汗濕的衣服換掉。而一帆恰巧把衣物脫至頭部,完全沒發現英傑的視線。

衣服正褪去了一半,隱約露出了纖細的側腰和背窩。這樣的畫面就連他也沒想到看得都羞怯到不行。他一面告訴自己這是喬一帆呢,而且還都是男孩子,沒什麼好害臊的。可高英傑的臉還是整個燒得通紅。

"你怎了?"小喬問。
"沒事。"
"看起來有心事。"
當然他也只用了苦笑作為回應。

話鋒一轉,他突然想起了一些惦記許久的事情,捉摸著時間也久了,應該沒太多的顧忌才對,於是他向好友問話。
"對了,當時離開微草之後怎不跟我說?"
"沒什麼,其實我也沒太大的把握。"
"哦?"
"有機會上場比賽的把握。"小喬彷彿講述著別人的故事回答,"讓人知道我待過微草,好友還是微草的希望,而我只是小透明來著。"

"一帆……"他是想告訴對方絕對不是小透明的話,可許多時候越去辯解反而會傷得更深,然後他什麼也沒說出口。
"不,沒什麼。"一帆笑了,"我只是覺得還好有下定決心來到興欣真是太好了。"

對一帆來說,這包含了許多情感在裡頭,絕非只是說明他討厭待在微草的時光。在微草的日子十分重要,給予了他許多專業上的能力,至少當初能被微草挑選上的他,自然早就說明他不是完全無用的角色,只是太過欠缺自信和發展空間而已。

除此之外,他一直想證明的還有能和好友英傑在場上比劃的機會,不是基於善妒或者任何嫉妒的心情。就算其他人把他倆同是微草出身,或是多方比較了他們同齡能力上的話題。回歸最根本地,喬一帆和高英傑能夠成為好友,可都是因為同樣喜歡著榮耀呢。

如果你喜歡榮耀,那就把它視為一種榮耀。


忽然一帆有些欣慰,不過這時英傑語重心長道:
"可你在興欣。"
這話道破了兩人勢必分隔兩市,或是每每在場上遇到的時候,絕對為一場交戰不可。
不過一帆沒有多說什麼,而是忽然拉了身旁少年的手,緊緊地握住。

"一帆?"
"能夠和英傑成為朋友我很高興,真的。"
聽聞這話的英傑,心想到的不只是這樣的想法,雖然他尚未徹底搞清他對一帆情感,但他還是點頭回應。
"所以我們都要努力。"小喬接著說。
"當然,下一次冠軍可是我們微草的,你們興欣等著瞧。"
"我們不會輸的,要二連霸。"

於是,少年們相視笑了。

评论(2)

热度(7)

©都築 | Powered by LOFTER